dddddddddddddddddddd

關於部落格
  • 50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詔安客語的反思

對詔安客語的反思 筆者是詔安客家族群的一員,目前任教於崙背鄉之東興國小。到校報到時正好配合學校推廣詔安客家母語教學,因而對本身的母語除了做一些語音上的研究外,也四處去採訪鄉土的文學,另外也與同仁一起編輯詔安客語的教材。不過,在做這些母語的相關工作中,有些觀點或觀念是必須先想清楚的,否則很容易在迷失方向中放棄自我。以下是就一些問題的自問自答,藉以明白這其中的義蘊,並也與推廣母語的工作者分享。 一、詔安客語無文字可寫。 其實不是無文字可寫,而是我們所受的學校教育沒有教我們怎麼寫。在學校裡頭,北平話(國語)獨尊,這使得國民以為:凡是字就要以北平話來讀、來唸。而方言是無法用文字書寫的。其實我們稍以歷史的眼光來看,在未有「國語教育」之前,我們這些漢人是否有文字的書寫?有!但他卻不會說北平話。這不就意味著:他所讀的書必定不是以北平話來發音。而這也就是說:現在的漢字其實是可以用方言來讀的。進一步地說:方言是可以用漢字來書寫的。不過,由於語言新語彙的發展比文字的紀錄快,這使得部分語音無法以文字來書寫;另外,由於族群相互的影響,不同語音的侵入,造成「外來語」的現象,這也是使得這些語音無法用漢字來書寫。然而,這些無法書寫的語音並不佔多數。目前之所以會有「詔安客語無文字可書寫」的誤解,其一是未對語音與文字做深入的對應關係之研究,其次是過往的國民教育對於除北平話的外其它漢語不尊重的結果。因此,只要是漢語,必定就可以以漢字來書寫,這是無庸置疑的。 二、詔安客語沒有辦法注音。 注音符號「ㄅㄆㄇ」原先就有幾個不屬於北平話的音標符號,例如「兀」、「万」等。這幾個特殊符號其實是為了其它漢語(相對於「國語」就稱作「方言」)而設置的。也就是說:當年的語言學者對於各種漢語(包括北平話、閩南話、客家話等)的注音曾用下不少心思去製作。因此,方言其實是可以以音標來標音的。並且,現在的語言學如此發達,除國際通用的國際音標外,教育部也頒布「台灣方言音標」(代稱作TLPA),這便可解決音標上的問題。而說:詔安客語沒有辦法注音。這其實應該轉換成:我個人沒學會以音標來標注詔安客語的音。當然,因應於此,政府或相關教育單位應當辦理相關的注音研習才是。 三、詔安客語是客語嗎? 這疑問其實是針對著閩南語而說的,因為詔安客語和閩南語有相似之處,其次又與其他客家次方言似乎又有著相異之處。對這問題可以很簡單的回答,也可以就語音上來說。首先,在詔安客語的語彙中本身就有「客語(客事kha55 su55)」這個詞彙。比如您問他說的是怎樣的話,他便回答您說:我說的是客話(客事kha55 su55)。其次詔安客語在當地的閩南人口中乃說成「客人話khe53 lang33 ue33」。因此,就這兩點來說,我們可以很簡單地判定詔安客語不是閩南語的一種。另外,許多在閩南語中不送氣的音(如t、k等),在客語中都說成送氣的音(如th、kh等)。例如「彈」、「棋」,閩語是「tuann24」、「ki24」,客語是「than53」、「khi53」。這是從語音上很清楚地區分出詔安客語之異於閩南語。 四、詔安客語是「漚客」,而不是「正客」。 我們之所以會有這種誤解,首先是以「人數上的勢力」來說的,其次是「對自我的不了解」。我們不能單純地以「量」來決定是非,不管詔安客語是否為「漚客」或「正客」,這不是用族群的量來決定的(雖然目前詔安客家族群確實較其它客家族群為少),是非必須以「是非」來決定。其次,詔安客語從語音上來研究,它的音素可追溯到唐朝,而其他客家方言卻無法追溯到這個時代,這表示說:詔安客語相較於其他客家方言是較古老的。另外,其他客家方言參雜許多廣東話,並且這種參雜跟詔安客語之參雜閩南語不盡相同,前者是無法從廣東話中抽離,而詔安客語仍有辦法從閩南語抽離回到他客語的本來面目。所以,爭那「漚客」或「正客」,其實是無所謂的。 五、詔安客語沒有文化內容。 在未受國民教育之前,詔安客家族群就有民間的私塾。所以,詔安客語本身就可以讀漢文的經書。其次,唐詩裡頭有些詩無法以閩南語來押韻,並且也無法用其他客家方言來押韻,而詔安客語卻可以合乎韻腳的需要,這足證明詔安客語於傳統文學上的重要意義。另外就民間文學而言,並非詔安客語沒有民間文學的內容,而是我們沒有去調查詔安客語有哪些民間文學內容。不過現今已經有調查到不少的童謠俗唸與民間故事,只是尚未完整發表。 六、詔安客語正在式微中,而且不實用。 的確,目前講詔安客家話的人逐漸在減少,但基於「文化多元保存」的重要性,我們沒有理由任憑它「消失」。其次,對於語言或任何事物,我們可以用各種觀點來面對。如果我們單純地以「實用」為第一觀點,那麼為何我們不乾脆用「英語」來作為我們的「國語」,這不是更實用嗎?其實不能這樣的。一般就我們漢民族而言,一個人至少須學會三種語言:第一是「鄉土語言(各地方言)」,以便融入當地生活;其次是「溝通語言(北平話)」,以便與其他漢人溝通;第三是「國際語言(英語)」,如此才不會與世界脫軌。若再以「實用」的觀點來看,學習詔安客語就是要達成第一項的目的,這便很「實用」了! 七、詔安客家族群僅是少數,沒有重要意義。 目前詔安客家族群確實是少數,但這是就「顯性的」而言,那些隱藏在「閩南外殼」的詔安客家人卻佔有相當大的一個數量。另外,目前詔安客家人的存在可證明閩西客(漳州客)的存在不是虛假的,並且也會將過去移民來台開墾的歷史重新改寫。就當前於政壇上,陳水扁總統以及行政院長游錫坤都是詔安客家人,這能說詔安客家人沒有重要意義嗎? 也許有些人會說:政府單位漠不關心,推展不易。但若說政府漠不關心,這也不盡然,果真如此,又怎會在行政院的體制下設置「客委會」呢?重要的不一定是政府的關注與否,反倒是在地人之怎樣的關心自己的文化。一個不自重的人是很難得到他人的尊重的。因此詔安客家人當反思自我的存在與自我的價值,並透過政府等多種協助的管道來發展自我,切莫枯坐等水,臨渴又不掘井,這便難逃「坐以待斃」的責難了。因此,自己的文化還是要靠自己努力,這才有真實的意義與價值。 廖偉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