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dddddddddddddddddd

關於部落格
  • 50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珠江三角洲上的北京普通語方言島

版主的話:感謝"偉大"的"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同志,在珠江三角洲上建立他"馬"的北京滿州語方言島...消滅嶺南文化...這些假漢人真胡人狗官成功的把魔掌伸入嶺南...在粵語區建立基地...現在又要把魔掌伸入東莞和惠州等地...企圖消滅優良的粵文化...推廣那狗屁女真文化...廣府人與客家人加油,涯支持你們...打倒女真胡族北京爛文化... 轉貼自北大中文論壇 搶救深圳本土方言 北京的京片子,上海的吳儂軟語……每一個城市的方言都記載了城市的歷史與文化,同時折射出生存其中的風土人情以及居住民的集體性格。 作為改革開放25年以來人口激增33倍的移民城市,深圳的本土方言已淹沒在五湖四海的雜音當中,隨著普通話的推行,深圳本土方言更是缺少了開枝散葉的土壤。人們不禁產生疑問:深圳的本土方言到底是什麼? 從2001年3月開始,有一支團隊一直在對這些逐漸被淡忘的方言做搶救性的研究,它就是深圳大學深圳方言研究組。在五年的探索生涯中,研究組十幾位老師與學生穿梭于深圳關內外19個鎮,走訪了數十個原住民家庭,將他們的方言原汁原味地記錄下來,再從語音、語法、辭彙等各個方面進行從定量到定性的分析,譜寫著一本厚重扎實的“深圳方言志”。目前,他們的研究已接近尾聲。記者近日採訪了研究組的研究人員,他們與記者分享了研究過程的趣聞和部分研究成果。 研究目的:搶救性挖掘 深圳以高速的經濟增長速度為世人所矚目,成為城市發展的奇跡,而深圳的語言狀況,也成為語言學界的一個“奇跡”——在中國的南海之濱,粵、客、閩三種方言融合交匯的珠江三角洲東緣,居然在短短二十多年時間內形成了一個以普通話為主要交際語言的“語言島”,這在世界語言發展史上實屬罕見,因此,深圳的城市語言和深圳本土方言,無論是在社會學、文化學、風俗學還是語言學上,都是一座有待開發的寶庫。 然而深圳方言正在一分一秒地消失!當記者前去拜訪深圳大學語言學教授、深圳方言研究組的負責老師湯志祥的時候,他掩飾不住內心的遺憾說:“方言是當地文化的承載體,深圳的方言記錄了深圳1670年的歷史,記載了老深圳的民俗與文化。如今深圳是個移民城市,是個多種語言、多種文化交融的地方,深圳方言在時代的激流中已漸漸走向式微。我們其實是擔負著使命感在對深圳方言進行搶救性地挖掘!” 過去曾有過一些學者對深圳進行方言調查與研究,但是至今還沒有見到全面而深入的論述,以至於在國內外的著名方言論著中,深圳方言只被看作“莞寶片粵語”和“惠陽客家話”中的土語,且皆語焉不詳。於是,2000年11月,以湯志祥教授為首的一些深港學者開始了周詳的策劃,並在2001年3月開始了漫長的“方言長征”。第二年,他們開始親自培養第一批深大本土學生參與研究。這些學生在校期間都接受過語言學、方言學、音韻學的系統學習,有一定的學術基礎;更重要的是,他們無一例外都是以當地方言為母語的本地居民,對本地語言狀況極為瞭解。得天獨厚的先天條件令他們成為本地調查的主力。在以後的每一年,研究組不斷擴大,極大地加快了研究的進度。他們的辛勤勞動,填補了嶺南方言研究的一塊重大空白。 “研究方言的同時,讓我們看到深圳的‘根’。”湯志祥老師說。 研究過程:莽莽原野中辟出摩西之路 記者前去拜訪湯志祥教授的時候,他正在整理本項研究的資料,記者看到電腦螢幕上密密麻麻的文檔,不禁吃了一驚——在這個建市前只有31.41萬原居民的地區中,居然並存著多種方言:粵語、客語、粵客混合方言——大鵬話,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方言土語。在這五年多的研究當中,研究組成員們各司其職,對各類方言土語進行逐一分進合擊。因為土語種類的紛繁、且可參考的前人經驗不多,做深圳方言研究猶如要在莽莽的方言原野中辟出一條摩西之路,難度與困難不言而喻。 黃健全曾經是深圳大學中文系的學生,他從2001年開始參與方言研究,至今已走過了近5個春秋。他研究的是自己的家鄉龍崗平湖的當地方言。他回憶,當初做研究時最大的困難就是尋找發音人:“方言研究要找70歲以上的老一輩人作為發音人,並且要求他們是土生土長,婚配也要求是同村人,這樣語音沒有受太多干擾,才能較好地保留方言的原始面貌。”然而在歷盡艱辛找到了這些口音純正的發音人時,另一個難題卻迎面而來—這些年過古稀的老人家或者耳聾聲啞,或口齒不清,或不識字,給研究造成了巨大困難。黃健全看著手中《方言調查字表》中的3700多個字,一時手足無措。後來,他便採用了攀談的方法,讓老人家們自然地吐出一些常用字和辭彙,然後他將其記錄在案,再回來進行深入分析。 黃健全的經歷只是整個研究組的一個縮影,這五年以來,研究組對深圳關內外方言進行了地毯式挖掘,逐漸描繪出深圳方言原貌,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展。 研究成果:南頭話是深圳粵語的代表話 湯志祥教授介紹說,根據現有資料,深圳方言主要分成三大塊:西部和南部的寶安粵語、北部和東部的龍崗客語以及東南部的大鵬話。深圳的粵語在語言學上稱為“寶安粵語”,是因為寶安粵語的語音、辭彙、語法都有著本土特色,不同于廣州與香港地區的粵語。對於寶安粵語的研究,他們最大的創新成果之一就是提出了“南頭話是深圳粵語的代表話”的觀點。為什麼是南頭話呢?因為南頭在歷史上曾經是粵東重鎮,代表著南頭的著名古跡“新安故城”在東晉時為東官郡郡治所在,距今已有1670年歷史。“就像廣州話現在是粵語的代表話一樣,南頭話應該是當時的代表話,這對還原歷史面貌有重要意義。通過關於南頭話的研究,我們可以看到深圳文化的根底不僅僅代表深圳本地,而是代表了當年的東官郡(包括現在深圳、東莞、惠州、潮州、香港等)一大片區域。” 深圳的客語則以龍崗的客家話為代表。由於語言之間的接觸和融合,深圳的客家話與梅州客家話在語音、辭彙和語法都有一定的區別,形成了明顯的“深圳客話”特色。而大鵬話則屬於粵、客混合型方言土語,粵客兩大民系的雜居和共存使得大鵬話既呈現出粵語的面貌,但又具備客家話的特點。另外,其他深圳小方言土語為特定地區的少數人使用,比如沿江、沿海漁民、蠔民使用的家話(也叫“基圍話”),還有坪地、坑梓一帶的粘米話,它們共同點綴了深圳方言的大觀園。 自2003年始,深圳方言研究組已將他們的研究成果逐篇整理成文,在多個國際或者國內會議上宣讀。今後他們還要將所有成果結集成《深圳方言研究》叢書,預計《深圳粵語研究》和《深圳客家話研究》兩本將在今年內陸續編撰完成。 反思:深圳本土方言逐漸瀕危 記者曾經在沙頭角地區做過抽樣調查,在沙頭角地區選取本地家庭、省內移民家庭、省外移民家庭各十個,分別研究他們三代人的語言使用習慣和語言價值觀。在這片歷史上長時間以粵語和客家話為主要交際語言的地區,調查的結果是不無遺憾的——雖然老一輩依然堅持以客家話和粵語交流,但是他們的後兩輩人使用方言的頻率已大大減少,而在30歲以下的青年人當中,能夠熟練使用客家話的已不多,認為“客家話不重要”的人也為數不少。 這種情況也出現在其他各類方言當中。隨著外省移民的增加,普通話作為政府、學校等高端場合使用的工作語言,已成為社會交際語言的主流。而在經濟、娛樂場合通行的粵語則以香港、廣州的粵語為主,由此造成寶安粵語的生存空間日益狹小,連深圳方言研究組研究南頭話、圍頭話的本地研究人員都遺憾地說:“連我們自己都不能保證能流利地說這些話!”像家話、粘米話這類小土語,由於使用的人數本來就不多,加上人口的流動,已經逐漸趨於瀕危狀態。 與方言一起面對茫茫前路的是深圳本土的老風俗。在調查寶安粵語的時候,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太太用一口純正的南頭話為研究人員講述了當年婦女們織麻的過程,可是隨著城市化的開展,村中種麻的土地已日漸減少,而織麻這種傳統工藝極有可能在老太太這一代就會消失;在福永的養老院,一位年屆耄耋的阿婆興致勃勃地用福永話描繪了年輕時候的婚嫁喜事,但是這些老風俗也已經在洶湧澎湃的社會大潮中離我們遠去…… 深圳的方言將走向何方?而與之共存的人文歷史的前路如何?為了探索這一問題,湯志祥教授正在進行著第二個研究專案——“深圳城市語言研究”,這項研究也正逐步揭開深圳當前語言面貌的層層面紗,讓世人親眼看到與深圳城市化、現代化同步飛速發展的現代深圳語言文化的演化進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